近六成游客访澳门度假购物 华侨为入境游主力军

2019-10-17 来源: 东瑾旅游资讯网

从城市旅游供给的角度来看,影响城市旅游发展的因素可以划分为城市功能和地位、城市主题与特色、城市旅游核心要素三个层次。粤港澳大湾区内九市二区在入境旅游上的发展差异主要是与各市域在城市功能及定位这一层次的差异有关,除了江门的“侨乡文化”特色外为其带来大量的返乡探亲游客外,城市特色和旅游核心要素对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影响程度较小,尤其是珠三角九市目前尚缺少桂林漓江之类的核心要素,很难通过发展单一的观光旅游带动整体入境旅游市场的发展。

城市功能及地位首先决定了九市二区入境旅游的市场规模。粤港澳大湾区目前入境旅游的整体架构主要呈现出多级格局,高度国际化的港澳两地入境旅游发展相对成熟,与珠三角九市拉开了较大差距,其中城市功能更为综合的香港在入境旅游上的竞争力同样远胜于澳门;而珠三角九市中,广州、深圳两市作为珠三角的双核心,是旅华游客在华南地区的重要集散地,深圳因毗邻香港而分流到大量香港游客,从而在体量上超越广州,但广州作为省会城市和传统对外贸易中心城市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更强,相比之下其他市域的旅游组织和集散功能相对较弱。

璀璨澳门夜。图片来源于东方IC

在入境旅游客源市场的市场格局演变上,九市二区存在三组差异。一是港澳两地与珠三角之间存在发展阶段的差异,这主要是受三地体制差异以及城市发展历程的影响,港澳两地的入境旅游发展相对停滞,市场结构稳定;而珠三角九市入境旅游则处于后发阶段,发展空间较大,欧美等新兴市场的发展潜力明显。

二是港澳两地在客源市场结构上的差异。澳门的主要客源市场则集中在东亚及东南亚的近程国家,受距离影响明显。游客类型也相对单一,主要以观光度假型游客为主。根据澳门2016年旅游抽样统计结果,出于商务公干、会展与博彩目的到访澳门的仅为6%、0.7%和6.6%,接近六成的游客访澳目的为度假和购物。澳门的旅游观光资源主要为殖民历史文化、博彩业、高端休闲等,针对这一特色,欧洲游客可选择的替代性目的地较多,因此该类市场的开拓相对较难。相比之下香港入境旅游外国游客则不仅局限在近程市场,欧美远程国家也是主要的客源市场,且游客类型更为多元。在香港入境旅游的欧美等远程市场中,2016年单纯因度假观光目的访港的游客则为49.8%,出于商务公干目的的游客则接近26.6%。香港除了丰富的城市旅游资源,其发达的金融业服务、成熟的对外贸易行业等使其在全球价值链中处于关键位置,综合的城市功能使得香港与世界多个地区联系紧密,源源不断地吸引到来自不同国家的不同类型游客,达到珠三角九市的体量。但随着全球经济发展进入转型时期,香港在全球的地位也发生了转变,入境旅游的国际客源市场也开始进入稳定停滞的阶段,以香港为单一旅游目的地进行市场开拓难度增大。

三是珠三角九市之间在客源市场结构上的差异。广州在珠三角九市中入境旅游发展最为成熟,客源分布相对分散,整体发展潜力较足,这一点得益于其作为我国重要对外商贸中心城市的悠久历史,发达的交通集散功能和丰富的城市旅游资源也助推其成为华南地区重要的入境旅游组织集散中心。

深圳和珠海的客源市场空间结构则完全体现了口岸城市的特点。毗邻香港的优势使得深圳分流了绝大部分的香港游客,这80%的香港游客使得深圳的入境旅游规模得以超过广州,深圳作为新兴的区域性金融中心和创新中心城市的地位也使其在其他市场的吸引力不弱于除广州外的多个城市,但市场结构单一化、集中化的特点相当突出。位于珠三角西岸的珠海毗邻澳门,拥有多个入境口岸,除了吸纳到绝大多数的澳门游客外,近一半的台湾游客也会选择在珠海拱北口岸入境,这促使其形成了港澳台市场三足鼎立的稳定结构,丰富的滨海旅游资源和城市旅游资源同样为珠海带来了不少观光度假游客,但远离广深港和较弱的交通组织功能使其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稍显不足。

珠三角作为外商投资集中地的特点对该区域的入境旅游同样影响深远,不仅助推了香港成为大湾区入境游客的第一客源地,同样也使东莞、惠州的入境旅游客源市场格局呈现差异化特色。其中,访莞的台湾游客数仅次于珠海,占比达20%,远高于珠三角的总体水平。同样地,访惠的韩国游客数远高于佛山、江门、珠海等市主要也是得益于惠州在引进韩资方面的一系列举措,2016年惠州的韩资企业多达186家,而日本仅有56家,目前在惠居住的韩国人口也相对较多,为惠州带来了大量的韩国商务游客和探亲访友游客。

江门入境旅游客源市场格局则明显体现了“第一侨乡”的城市特色,五邑地区的侨民集中分布在港澳两地以及北美地区,根据1998年侨民普查结果显示,江门在美洲地区的华侨多达1551426人,占江门在外华侨总数的70%,江门2016年外国游客总数为505856人,在外华侨对江门的入境旅游影响可见一斑。随着珠三角地区的进一步对外开放,旅居港澳、北美的返乡华侨也成为江门入境旅游增长的主要动力。相比之下,城市功能较为单一、地位相对边缘化的中山和肇庆入境旅游规模则相对较小,且在市场拓展上效果甚微,肇庆虽承担了“西南地区门户城市”的功能,但实际上并非通往西南地区旅游客源的集散地,难以留住客流,入境旅游规模的发展主要依靠本市的旅游核心要素。

记者 伍策 楠雪